醫療安全

【聽課筆記】大咖這么說,我們要怎么做?

時間:2018-06-13
     這個周末,廣州真是熱鬧。我和同事小伙伴們都興沖沖地聚集到東方賓館和皇冠假日酒店。吸引我們的,是這里正在召開的"2018年廣東省醫師協會麻醉科醫師分會年會”和“2018廣東省老年麻醉高峰論壇暨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老年麻醉培訓中心workshop”。

我們是一群從事麻醉領域醫療設備技術服務的年輕人,有機會來這樣高水平的學術盛宴,聆聽業界專家教誨,學習充電,不亦樂乎?“好記性不如爛筆頭”,我忙不迭地掏出筆記本,把句句精粹都留在了筆記本上。瞧,這就是我的聽課筆記!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在此分享給朋友們,希望對大家有幫助哈!

 

于布為教授

麻醉學科要建立自己的診療體系——麻醉治療學,而麻醉治療學就是用麻醉學科的技術、方法、設備、藥物,由麻醉科醫生實施的,直接治療患者疾病的一門學科。

 

 

王天龍教授:

PPV從目前的國際研究來看,幾乎可以從嬰幼兒到100歲都可以用,適用范圍是很寬的。SVV受到很多的限制,有瓣膜疾病的不能用、體重小了不能用、呼吸睡眠障礙的不能用等,老年患者正好是這些因素的高發人群,所以更適合用PPV。

 

 

黃文起教授:

  1. “高跟鞋與拖鞋”理論。有創監測用到的概率不足20%,要獲得連續的血壓及血流動力學數據,無創應該與有創相結合,全面覆蓋整個科室。“去農場就不要穿高跟鞋,去歌劇院就不要穿拖鞋”。

     

  2. CNAP雖然貴,但是可以真正的用好血管活性藥物和液體,而不是盲目的去處理(黃教授舉了誘導期低血壓的案例)。如果用有創的就會帶來耗材成本。多購買無創設備,通過技術含金量提升(整體質量)。像CNAP這種高技術設備的運用,最終是為了讓病人獲益,是為了解決病人的生理需求。

     

  3. 大家都知道麻醉深度監測很重要,又有多少人在用呢。

 

 

董海龍教授:

  1. 手術患者術后死亡率居高不下,而術后轉歸的影響因素中:與麻醉相關的就有藥物副作用、藥物過量和麻醉過深,因此術中對麻醉深度的監測顯得尤為關鍵。這要求手術室配備麻醉深度監測設備,醫生合理運用麻醉深度監測設備。(比如Narcotrend)

     

  2. 2017年一月,發表在《JAMA Surgery》雜志上對于ERAS回顧的文章中就有三點與容量管理相關,可見容量管理在ERAS中的的重要地位。

 

筆記內容太多了,沒辦法把筆記都送給你們哦,今天就先分享這些吧。聽了國內頂級專家的講課,讓我們了解到麻醉領域專家們的關注點在哪里。不管是研究熱點還是引進先進技術方面都給臨床麻醉醫師指引了方向和樹立了標桿。

 

 

更多的醫療安全相關資訊或案例,歡迎關注我們的微信公眾平臺【醫療安全】,微信查找“醫療安全”或“掃一掃”下方二維碼即可關注!

两码中特是否是事实